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王叶【善终】一发完

别打我好商量
lofter突然又能发东西了……
于是跑来lofter再发一次
1.
“大眼,沐橙给哥买了件毛衣,稀奇古怪地丑,还是你衣服哥穿着好看。h市气候不错……你在那里好好吃饭。”
大概是唯一一次发过这么长的短信,手机还是王杰希给他买的,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
叶修这辈子都没正儿八经地给人发过一条短信,唠唠叨叨这种事在以前想也不敢想,忒麻烦了。
直到手机屏幕渐渐昏暗完全黑屏,仍是如往常一样,死寂般没有一点动静。
叶修淡淡地盯着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吐出游走的烟圈。
他喜欢烟雾,让他完全看不清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人看清楚他的脸。
“王杰希……我大概一生都栽在你身上了。”

2.
H市最喜欢下雨,下得没完没了无始无终,街上浮着堆积的落叶,抬脚是泥泞的土地,说不出的冷漠,却是各种无法面对现在的人的庇护所。
叶修蹲在街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抽烟,任雨水打湿他的外套。如果王杰希在这里,他肯定会撑着伞把他拽回家,给他吹头发。等到暖意渐渐弥漫上来,再温柔地吻他的眼角。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王杰希在身边,真的很安心。
可是他不在了。
毫无情绪的分手信息,毫无预兆的搬家,毫无解释的结束,毫无留恋的感情。
于是他买了一张H市的机票,选择了逃离。

3.
王杰希是叶修二十五岁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候他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作风凌厉,三言两语觥筹交错间,胜负已定。
同样是商界名流的王杰希,第一次推杯换盏,第二次机关算计,第三次泛泛之交,第四次两肋插刀,第五次……相知相守。
他和王杰希都是如此骄傲的人,却能在对方面前卸下铠甲。
他不知道王杰希是不是这么想的,但他知道,他叶修这一辈子,也就爱王杰希一个人了。
不会有另一个了。

6.
“一年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王杰希不怕死,但他想让你好好的。
“他把他的手机关机,怕忍不住回复你。你走的第一天到他去世,他写了一百篇日记。
“后来病情恶化,他谁也记不住,可是他唯一能说出的名字,只有你,叶修。
“再后来的一天,医生发现,在病床上他拔掉了自己的输液管,救不过来了。
“他最后歪歪斜斜地写下一串数字,是你的电话号码。”
墓碑前的桔梗花静静地躺在这片土地上,花的下面,是他最爱的人。

7.
“今天叶修走了,很想他。沐橙说他买了H市的机票,那里挺好的,等他回来,应该就忘记我了。”
“今天是叶修走的第二天,医生说我活不过半年,而且会渐渐失去记忆。我拜托沐橙找了叶修所有的照片,反反复复地看,我什么都不怕,但我怕忘记他。”
“今天是叶修走的第三天,天气预报说H市有大雨,不知道他有没有淋雨,不知道有没有给他吹头发。他应该过得很好吧,沐橙说他戒了烟。”
……
……
“今天是叶修走的第八十九天,我翻了前面的日记,开头都是这样。叶修应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是我什么都记不清了。”
“今天是叶修走的第九十九天,如果我死掉,是不是会永远记得他。”

8.
遇到叶修可能是一生的幸运,也可能是永世的灾难。
“滴答,滴答。”
吊瓶中的药液顺着透明的导管,充斥着这个人的身体。他的脸色憔悴,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像弥漫死亡气息的花朵。
条纹的医护服穿上出乎意料地好看,他扬起头,注视着支撑他活下去的一小瓶药水。
“果然还是想看看你。”
他拔掉针头,刺眼的鲜血涌出来,视线模糊。
“可是不能让你看到这样子的我啊。”
他目光涣散,却仍像偷了糖的小孩,勾起一抹弧度。

9.
叶修还记得遇见王杰希的第一天,他递上一杯红酒,挑眉笑道:“认识一下吧,我是叶修。”
“王杰希。”
王杰希,王杰希。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