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雷狮:那个混蛋骑士……有点可爱

摸鱼(๑•̀ㅂ•́)و✧还是很爱雷总的(๑•̀ㅂ•́)و✧虽然画的不好看

一个儿子的魔术师自设。草稿。
心情很差虽然很难看还是丢上来了。
明天勾线,晚安。

学长,喜欢的少年是你【3-4】

3.
    理所当然,叶修不认识他。倒是苏沐橙微微思考了一下,笑得一脸灿烂:“是学生代表吧?”
  “是……嗯……周泽楷。”
  “你好,周泽楷。我叫苏沐橙,是学生会副主席。”学生会副主席美女礼貌地回答。
  “苏沐橙学姐……好。”
    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这个貌似愉快且气氛 正经的对话,表情严肃地问道:“周泽楷吧?你过来,我有事想跟你谈一下。”
    周泽楷懵了。
    难道叶修学长还记得自己?还是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这种时候该怎么办?
    周泽楷头上飞过一片乌鸦,有一瞬间他想把那本袖子里的书扯出来看看。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叶修看着花里胡哨的封面,一女众男等妖艳贱货几乎要闪瞎他的双眼,又看到霸气侧漏的标题,突然理解了冯校董派他来考察的深意。
     这兄弟……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S大的附属高中审美集体下降,嗯这个情况一定要报告。
     腹诽了一大堆的叶修强忍笑意,咳了两下开口道:“你们S附的口味都这么清奇吗?”
     周泽楷绞着小说,纸都快被扭烂了,纠结了一会儿才小声回答:“学长……不喜?”
   “倒也不是,沐橙以前就挺喜欢看这种东西。”叶修想着还是不能逗小学弟了,正了正脸色,“听说你们S附图书馆失窃了五本珍贵古籍?”
    原来是这件事。
  “是。还没……”周泽楷担心叶修的理解能力,把警方给的调查资料抽了出来。
    叶修低下头,睫毛轻颤,仔细阅读起来。
    以考察团视察学校情况的名义,调查S附的书籍失窃事件,这才是叶修来的真正目的。校方为了避免骚乱,封锁了消息并向S大报告和求援。
   不过,封锁了消息就一定不止古籍失窃事件,可能还有更深的内幕需要查清。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修长的手指在白纸上投下一片温柔的阴影,隐隐觉得老冯这次把自己坑大发了。

4.
    地点:S附东楼左侧图书馆。
    人物:偷窃者。学生。图书管理员。
    嫌疑人:两名形迹可疑的学生。图书管理员。
    作案手法:未知。
    时间:早上八点发现失窃。后图书管理员报案。
    叶修调出二十四小时内监控录像,皱眉浏览。而资料上,警方锁定了三个嫌疑人。
    首先是图书管理员。
    作为图书管理员,作案是最为方便,也是与古籍接触最多的人。如果算上古籍的真正价值,违背了规则而见财起意也不是不可能,有一定的作案动机,也有足够充分的作案时间。
    其次是两名学生。
    这两名学生都有几个共同点,均为家贫,孤僻,为人所不喜,成绩偏中下游,理应是校园中关注点最低的人。至于在监控录像中,案发前一天这两名学生一共出现了三次,出现次数频繁则非常令人可疑。
    第一次在上午九点,第二次在中午十二点,第三次在下午五点。警方认为时间对于调查失窃案没有太大帮助,所以间接性忽略。
    他们在中途各借走过五本古籍中的两本,加上四本书掩人耳目,然后在下午五点归还。按照正常阅读速度,他们借的书是无法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全部阅读完毕,所以很可能在借书过程中动手脚。
    叶修因为工作原因支走了所有人,而周泽楷则被作为助手光荣地留了下来。
    理由是:话少,帅气,乖巧,聪明。
    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脸还是有点用的。
    图书馆里安静得有些可怕,窗外的树叶被风吹过,掀起沙沙的响声。叶修全神贯注地分析着眼前的录像,一只修长白净的手转着笔。周泽楷则心猿意马地盯着那只好看得有些过分的手,咽了咽口水。
    喜欢……学长。
    他被他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在这种时候应该帮助破案才是,居然盯着叶修的手东想西想。
    他的脸红得发烫,嘴却不自觉地吐出这四个字,声音虽然很小,却仍然被叶修捕捉到了。
    叶修微微一征,却眉眼弯弯,轻笑了起来。
  “像小周这样可爱的学弟,学长也是很喜欢的啊。”
    平日里吊了郎当的叶不修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盯着小周眼睛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确定对方说的只是普通的喜欢,心虚地掉过头研究录像去了。
    只是他没看到的是,他一掉头,周泽楷就傻傻地笑起来,心中开出一朵怒放的鲜花。
    当然也就不知道随口说出的话被小周曲解成了什么意思。
    周泽楷撑起下颚,看着眼前的人,笑得餍足而美好。
    自己……被学长喜欢了啊?

学长,喜欢的少年是你【1-2】

周叶线(๑•ี_เ•ี๑)而且会比较甜吧【但我老往悲剧写肿么破】
私设老叶和小周都是校园学生的背景。
1.
    周泽楷小时候人缘还是挺好的。怎么说呢,人帅,话少,有钱,这位他以后坐拥四方小迷妹奠定了基础。
    周泽楷家世优越,因此总会有很多很多的饭局。每次饭局小周泽楷都安安静静的,天塌下来也不喊人。
    直到安安静静的周泽楷看见了把衣服扣错的叶修。从此踏上了不归路。
    那时周泽楷八岁,叶修十二岁。

    少年叶修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小脸粉粉嫩嫩的,笑起来有股帅帅的痞气。
    周泽楷当时就惊了。
  “好……看。”他心想这人真好看,长大了能嫁给我多好。
    所以当叶修拿着psp叼着番茄酱蘸薯条目不斜视眼神坚定大义凛然本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崇高理想从周泽楷面前走了过去,周泽楷破天荒开了口,喊了声:
  “哥哥……好。”
    喊完立刻脸红到了脖子根。
    叶修以为那家熊孩子打发他呢,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句,没有停下操作,也没有往后看一眼。
    直到游戏屏幕跳出了“Congratulations!”。叶修才听清四面八方的窃窃私语。
  “周家那孩子不是从不喊人吗……总是一个人坐着也不跟别人玩……”
  “那叶家到底什么来头啊……”
  “……”
    叶修这才回过头来,却看见蹲在地上的“熊孩子”缩成一团,沉默地把脸埋在膝盖里。
  “那个,”叶修正准备走过去,叶秋却在这时候跑了过来,扶起周泽楷冲叶修嚷嚷道:“你又欺负人家小孩子了!”
  “喂……”叶修一脸莫名其妙,虽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这样好心虚是怎么回事啊——
    叶秋狠狠白了他一眼,拉着周泽楷走了。
    留下叶修一人默默望天,无语凝噎。
    所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2.
    自八岁起,周泽楷这场旷世持久的革命暗恋大概有八年之久。
  “饭局上的哥哥”随着年岁见长,记忆中的面容也越来越模糊。只是忘不掉罢了。
    十六岁的周泽楷帅遍整个高中,人见人夸,走路掉渣,美成一朵孤芳自赏的花。
    而这个时候,二十岁的叶修越长越歪,好看是好看,只是扑面而来就是一股行云流水坚定自然的不正经,与他高尚的无节操品格完美地融为一体。
    可怜小周对他念念不忘,只是叶修早就把“饭局上的熊孩子”抛到脑后了。

    俗话说得好,相逢必是缘。可能是周泽楷一片诚心感动了上天,在叶修和周泽楷的颜值都处于巅峰状态的时候,他俩在高中相遇了。
    叶修作为S大不务正业的学生会会长,来S大的附属高中装模作样地考察情况。
    周泽楷则作为S大附属高中的学生代表负责迎接考察团,听到叶修的名字,眼角不由往上挑了挑。
    说实话选周泽楷作学生代表纯属校方脑子犯抽,不了解周泽楷的考察团估计还会以为他是来砸场的,难道要学生代表沉默寡言地带领考察团看一路樱花花瓣相视无言微笑中透露着疲惫吗?
    可是平常从不揽事的周泽楷居然一口应承下来,好基友江波涛觉得世界有一点可怕。
    这种画面完全不能想象好吗!
   但在周泽楷心中,这是个怦然心动的相遇。
  按照言情小说的剧情,应该在一片飘飞的樱花树下,叶修踩着一地的落花,逆光而来。他淡淡地勾起唇角,眉眼被染上几分春天的色彩【简称,春色】,白衬衫被多情的东方恰到好处地掀起衣角,一步一心跳,一笑一韶华。
    周泽楷把年度最热销的女生小说《邪王宠妻:凰权庶女皇子妃》藏进袖子里,小脸一红,静静在树下等待叶修的到来。
    只是现实总是很残酷。

    叶修一边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一边跟旁边“明眸皓齿,笑靥如花,眼波盈盈,清贵优雅”的学生会副主席苏沐橙扯家常。
   然后就自然而然地擦肩而过,忽视了帅气逼人英 俊潇洒玉树凌风的学生代表周泽楷。
  周泽楷表示他很委屈,他不想讲话。
  但还是委委屈屈地开口了。
“叶修……学长?”

白夜【叁】

    大约30%的风险。
    凭着刚刚的演技,足够糊弄那群放了窃听器的人了。至于狙击手……随他去吧,反正也伤害不到苏沐秋分毫。
    欧式宫廷风格的尖顶房并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反而四处弥漫着陈朽的气息。沿着陈部中世纪油画的阶梯向上走去,一股粉尘的味道倒吸入苏沐秋的鼻子里,很不好闻。银制的雕花转椅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大堆大堆的琉璃灯镶嵌在天花板间,墨绿色的天鹅绒将铜窗紧紧掩住,一圈圈帷幔缠绕在镂花的金柱上,脚下滚动着黑纱包裹的骷颅头,粘着稠密的蛛丝——相比外面的整洁,里面更像一个极具黄昏情调的古堡。
      苏沐秋静静站在银白色的圆桌前思索,试管中残留的新鲜试剂的味道在空气中流动,不是psilocybine溶液,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背后有东西。
     他慢慢转过身,向上望去。
     楼梯的尽头赫然站着一个人。

    “妈妈,爸爸。”
    “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女孩清澈空洞的声音飘荡在白色的浓雾中,模糊成了越来越远的背影。伸手触及的是坚硬的镜面——以及那个被惊醒的自己。
     Elex抵着双肘坐了起来,苍白的手指几乎要把被子抓破,肌肤下隐隐露出青色的静脉。
    很多次了,她梦见了小时候的自己。
    被父母抛弃的自己,独自在流浪的路上,来到了这个地方。杂货店的老板娘收留了她,给她了一处庇护。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被抛弃呢?
    她依然记得自己出身在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中,父亲是上流社会的商业精英,母亲是出身贵族的顶尖音乐家,绝不可能没有经济能力将她养大。
    Elex的背后出了一身虚汗,头发也被压的凌乱不堪,她咬紧了牙齿,痛苦地寻找着脑海中断片的记忆。
    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遗弃了自己?而她又忘记了什么……什么?

   他笔直修长的腿靠在墙边,双手懒散地插在裤子口袋里,嘴角依然挂着漫不经心的讥笑,就这样淡淡地、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沐秋。
  “阿修,好…好久不见。”
    苏沐秋的嗓子有些干涩,眼前的人完全冲溃了他的心理防线,一时间竟失去了高度集中的思考能力,只是从嘴里机械地吐出几个字来。
     叶修冲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借个火。”
     苏沐秋下意识地掏出打火机,并不刺眼的银灰色在空中划出一道干脆利落的弧线,被叶修稳稳接住。
    他点上一只冰蓝,吐出缭绕的烟圈,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薄荷香在他身边游走,从头到脚都透着颓废的气息。
   “那个连环杀人犯,不是兴欣的。”
   “嗯。”
  “你就这么相信我?”
  “如果是你手下的人做的,没必要逃。”
   叶修轻笑一声,将油画上找到的微型窃听器别在了白猫身上,白猫搔了搔脚掌,出了门口跑远了。
    “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把注意打到兴欣的头上来了。”
    “联手吗,叶修大小姐?”
    “我们只是暂时的利益同盟,”叶修眯了眯眼睛,“过完这事,我们是敌人,苏沐秋先生。”
      足够了。
      有这段时间足够了。叶修。

白夜.【贰】


      “局长,根据几次杀人案的报告显示,受害者均为18-22岁女性。这具被害女尸据法医鉴定,死前可能服用了赛洛西宾。”
       “我知道了。”

       z市的案子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当地的黑道手伸的太长,当地政府难以管辖,便成了金钱至上和草芥人命的地方。
       z市的兴欣一手遮天,猖獗程度他早已耳闻——但早被首长反复告诫不要插手,z市水太深,不是一般人混的下去的。
       不过他苏沐秋可不是一般人。
       拐了张新杰背着首长连夜赶到z市,大致了解了情况。为了跟进案子进度,他决定明天去案发地点。距离案发地点已经过去了两天,也不用指望这些混蛋能把现场保护得多完美了。能查到些有用的东西就好。
        苏沐秋抓起被子蒙到脸上,顺带滚了两圈。
        一夜好梦。
 
      雨过后漫着潮湿的气息,漂浮些许陈旧的味道。一排淡淡的足印呈现在哥特式的殿堂前,延伸到门前杂乱的草丛。
     不难想象,凶手是如何将少女或少妇引诱到这个奢华的人间地狱彻夜狂欢。当那些美好的胴体一一显露后,再褪去他温柔的伪装,刺穿她们鲜活而跳动的心脏。
      挺肮脏的。
      张新杰从脚印的长度测起,大约估量出这个脚印的人的身高。他有条不紊地穿戴上手套,手法细致地检查着地面,一片叶子都不会放过。由下至上,路旁的法国梧桐和树上的鸟笼被谨慎地勘察了一遍。最后他绕过欧式的栅栏,回到苏沐秋面前。
     “局长,”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看着对面人的眼神,微微颔首,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这里应该是假的。”
     “既然是雨天,不可能会有脚印出现,这是其一。如果我们顺着这个错误的方向走下去,只会引向思维的误区,使案子更加错综复杂。树上挂的鸟笼说明主人会定时给鸟喂食,地上的羽毛似乎可以证明。但这片区域十分干净, 鸟笼附近并无食物的残渣和粪便,如果打扫过的话,地上理应没有羽毛的出现,它却落在地上,边缘略有腐烂,时日已久。这是其二。还有门前的一片杂草,按照之前的思路主人非常爱干净,但它并没有被修剪过。这是其三。综上所述,这里是假的,我们被骗了。”
      苏沐秋抬起头,冷笑了几声:“z市的警局也真是厉害,案子能查到这个地步也是够了。”
     “的确很麻烦,不过……”
     “不过我还是要检查一下,对吧。新杰你做个笔录,先回去。”
     “好的。”
 
      张新杰测过身子,不动神色地将身上的西格绍尔P226R转移到苏沐秋的身上,低声说:“十一点钟方向,远程狙击。”
     苏沐秋打了个响指,看着张新杰离开。
     是时候轮到他干点正经事了。
    

      

喻我【ooc严重,慎入】

喻我
   提前一天祝你生日快乐,我喜欢的喻总。
— — — — — — — — — — — — — — — — — —
   从青少年训练营的吊车尾,到蓝雨的现任队长、索克萨尔的操纵者。
   你用自己的努力,变成了我们最爱的样子。
   2017,生日快乐。

   1.马路
   第一次遇见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男人,是在马路边上。
   说起来还有点羞耻,自己糟前男友嫌弃被甩,本想大喊一声老娘不在乎打车回家,却发现钱包丢了。果然......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平日再怎么坚强,此刻也按捺不住眼泪决堤。
   泪眼朦胧间,依稀看到那人递过来的纸巾。
  “谢谢。”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2.冰激凌
    游乐园到处飘着粉红色的气球,空气中弥漫着香草味冰激凌的香气,你买了一个,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
    约定时间快到了,那人还没有来的迹象。
    是蓝雨那边的事情太多了吗?昨天还看见他很忙碌的样子。
   正当心里有些小小失落的时候,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轻轻覆上你的眼睛。
  “听说喻文州味的冰激凌很甜,要不要尝尝?”

    3.作业
    寒假就快要结束了,你依然面对着一人高的作业无从下手。
   你委委屈屈地跑到他身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那人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回头看了你一眼,微微笑道:“不想做作业?”
  你连忙点了点头,鼓着包子脸。
  他走到你身边,轻轻刮了一下你的鼻子,轻声说:“不想做就去睡吧,我来帮你写。”

   4.游戏
     失败。
     你咬牙切齿地拍了一下电脑,一副恨不得爬过网线把对方生吞活剥的样子。
   “那个人......”你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
   “乖,不许说脏话。”他把你搂在怀里,顺便揉揉脑袋顺毛。
     “换我来。虽然是个手残,但也不至于解决不了。”他眼里多了几分看不透的笑,有点凉意,你不禁哆嗦了一下。
       十杀。

    5.看小黄书
    “卧槽我老公怎么这么帅这么苏啊!!卧槽!!诱受!表面禁欲完美内心欲罢不能欲迎还拒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你一脸幸福地看着小戴传过来的all喻本。
    “这是什么?”他悄无声息地凑过来,露出狐狸般的笑容,让你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
       他俯身反扣住你的双手,带着危险气息地压了上来,在你耳边轻轻吹气。
     “现在就身体力行一下,看看我是不是?”

白夜【壹】

    这是个非常大的坑
    — — — — — — — — — — — — —
    #伞修#自设#be#ooc#
    1.
    蓝色布鲁斯。
   连绵的细雨长期侵蚀着这座不老的城市,泥泞的街道印下一道道纵情声色的脚印,彻夜不息的灯光、齿轮爆炸的酒吧、妖娆风情的舞娘、高脚杯滑下的红酒,这座城市以超负荷的方式运转着,糜乱而又生生不息。
   城门被时间所咬合,罪恶的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扭曲而畸形地改变着一切。外面是满目苍夷的废墟和末日,而这里面,却像着二战前的日不落帝国,埋没了一切虚妄的颓残。
   这里,是暴徒和罪犯的天堂。

    一分钟可以做什么?
    一分钟,泡不开一杯花茶,舔不完一盒曲奇饼上的奶油,甚至难以讲清一件重要的事。
    但他可以在你手中变成一把刀,做一件癫狂的事。毫无理由。
   杀了你爱的人。
   跳跃的鲜红色迸溅出来,而你脸上满是餍足的神情。曾经对你充满信任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声,脸颊便已苍白冰冷,沾上了鲜血,灵魂脱离了躯壳,她变成了你最美的收藏品,这过程就是一种艺术。
   虔诚地吻下去,你没有错,只是保留了她最美的样子。从眉心到丰满的嘴唇,从下颚到精致的锁骨,细密、温柔地扫过刀锋的纹路,像是完成一个神圣的仪式。
    你舔干净血污,注视着她。
   今夜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圣洁和美丽。
   而且这样的她,永远属于你。
   真好。

  “局长,z市又出了人命。”
   “查。”
   “首长说大可不必......”
   “你是我的下属,不是他的走狗。”
    少年往日和煦温暖的笑容尽数褪去,残存的是冰冷的理智。
    他姿势优美地扯下领带,活动了一下手腕,走到窗边。
   “是时候去一趟z市了。”
   “会遇见你吗,阿修?”

    刚进入z市,金属质感的污染便迫不及待地侵占了他的生活,试图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这种被人支配的感觉意外的令人恶心。
    他按了几下跳动的太阳穴,像是预测到了什么,手指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希望事情的发展不会超出他的预料。苏沐秋如是想。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糟糕。他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
    而我依然很想你。


   
   



 

 

杂记

不是很懂你们这群喜欢反复找爱的人
还不如多看点书补点番画点画填点坑
碎片化的信息时代侵蚀了我们
荒芜的世界灰白得发不了芽
能静下心来看看对方的眼睛
在消弭的时光里
真正说出我喜欢你吗
这四个字不矫情也不老套
只不过没有素心的人
念出了金属冰冷的味道
可是它
永远是最简单又美好的情话啊傻瓜
因为过去的慎重和小心翼翼埋没了感情
要多大勇气才说得出口
变成了记忆中最纯色的时光
不是现在两天一起三天一分
慢慢变得廉价让人莫名心疼
也许会有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不久将来
那时候的我们会不会返璞归真
摒弃了信息浪潮和心境的浮躁
想着现实和幻想有多遥远
二三次没有了界限
每个人都学会了理性地思考
然后在那个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日子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清晨
认认真真坐下来
笑着说
我喜欢你
可不可以在一起

百字令.将军与妓


承欢
颜笑乱
红秾唇暖
蔻丹染花繁
琴瑟鸣青墨扇
一袖红尘终究散
忆昔浣纱白露清婉
长昼思春容倦问杯贪
帘卷西风倾覆半面妆残
嗔痴笑闹轻启嘲凤鸾
一朝风云变千骑传
城外杏花点糕酸
鸠齿噙媚色穿
半寸罗烟软
薄眉山弯
诮流转
萦息

                                               ——墨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