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白夜【叁】

    大约30%的风险。
    凭着刚刚的演技,足够糊弄那群放了窃听器的人了。至于狙击手……随他去吧,反正也伤害不到苏沐秋分毫。
    欧式宫廷风格的尖顶房并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反而四处弥漫着陈朽的气息。沿着陈部中世纪油画的阶梯向上走去,一股粉尘的味道倒吸入苏沐秋的鼻子里,很不好闻。银制的雕花转椅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大堆大堆的琉璃灯镶嵌在天花板间,墨绿色的天鹅绒将铜窗紧紧掩住,一圈圈帷幔缠绕在镂花的金柱上,脚下滚动着黑纱包裹的骷颅头,粘着稠密的蛛丝——相比外面的整洁,里面更像一个极具黄昏情调的古堡。
      苏沐秋静静站在银白色的圆桌前思索,试管中残留的新鲜试剂的味道在空气中流动,不是psilocybine溶液,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背后有东西。
     他慢慢转过身,向上望去。
     楼梯的尽头赫然站着一个人。

    “妈妈,爸爸。”
    “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女孩清澈空洞的声音飘荡在白色的浓雾中,模糊成了越来越远的背影。伸手触及的是坚硬的镜面——以及那个被惊醒的自己。
     Elex抵着双肘坐了起来,苍白的手指几乎要把被子抓破,肌肤下隐隐露出青色的静脉。
    很多次了,她梦见了小时候的自己。
    被父母抛弃的自己,独自在流浪的路上,来到了这个地方。杂货店的老板娘收留了她,给她了一处庇护。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被抛弃呢?
    她依然记得自己出身在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中,父亲是上流社会的商业精英,母亲是出身贵族的顶尖音乐家,绝不可能没有经济能力将她养大。
    Elex的背后出了一身虚汗,头发也被压的凌乱不堪,她咬紧了牙齿,痛苦地寻找着脑海中断片的记忆。
    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遗弃了自己?而她又忘记了什么……什么?

   他笔直修长的腿靠在墙边,双手懒散地插在裤子口袋里,嘴角依然挂着漫不经心的讥笑,就这样淡淡地、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沐秋。
  “阿修,好…好久不见。”
    苏沐秋的嗓子有些干涩,眼前的人完全冲溃了他的心理防线,一时间竟失去了高度集中的思考能力,只是从嘴里机械地吐出几个字来。
     叶修冲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借个火。”
     苏沐秋下意识地掏出打火机,并不刺眼的银灰色在空中划出一道干脆利落的弧线,被叶修稳稳接住。
    他点上一只冰蓝,吐出缭绕的烟圈,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薄荷香在他身边游走,从头到脚都透着颓废的气息。
   “那个连环杀人犯,不是兴欣的。”
   “嗯。”
  “你就这么相信我?”
  “如果是你手下的人做的,没必要逃。”
   叶修轻笑一声,将油画上找到的微型窃听器别在了白猫身上,白猫搔了搔脚掌,出了门口跑远了。
    “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把注意打到兴欣的头上来了。”
    “联手吗,叶修大小姐?”
    “我们只是暂时的利益同盟,”叶修眯了眯眼睛,“过完这事,我们是敌人,苏沐秋先生。”
      足够了。
      有这段时间足够了。叶修。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