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白夜.【贰】


      “局长,根据几次杀人案的报告显示,受害者均为18-22岁女性。这具被害女尸据法医鉴定,死前可能服用了赛洛西宾。”
       “我知道了。”

       z市的案子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当地的黑道手伸的太长,当地政府难以管辖,便成了金钱至上和草芥人命的地方。
       z市的兴欣一手遮天,猖獗程度他早已耳闻——但早被首长反复告诫不要插手,z市水太深,不是一般人混的下去的。
       不过他苏沐秋可不是一般人。
       拐了张新杰背着首长连夜赶到z市,大致了解了情况。为了跟进案子进度,他决定明天去案发地点。距离案发地点已经过去了两天,也不用指望这些混蛋能把现场保护得多完美了。能查到些有用的东西就好。
        苏沐秋抓起被子蒙到脸上,顺带滚了两圈。
        一夜好梦。
 
      雨过后漫着潮湿的气息,漂浮些许陈旧的味道。一排淡淡的足印呈现在哥特式的殿堂前,延伸到门前杂乱的草丛。
     不难想象,凶手是如何将少女或少妇引诱到这个奢华的人间地狱彻夜狂欢。当那些美好的胴体一一显露后,再褪去他温柔的伪装,刺穿她们鲜活而跳动的心脏。
      挺肮脏的。
      张新杰从脚印的长度测起,大约估量出这个脚印的人的身高。他有条不紊地穿戴上手套,手法细致地检查着地面,一片叶子都不会放过。由下至上,路旁的法国梧桐和树上的鸟笼被谨慎地勘察了一遍。最后他绕过欧式的栅栏,回到苏沐秋面前。
     “局长,”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看着对面人的眼神,微微颔首,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这里应该是假的。”
     “既然是雨天,不可能会有脚印出现,这是其一。如果我们顺着这个错误的方向走下去,只会引向思维的误区,使案子更加错综复杂。树上挂的鸟笼说明主人会定时给鸟喂食,地上的羽毛似乎可以证明。但这片区域十分干净, 鸟笼附近并无食物的残渣和粪便,如果打扫过的话,地上理应没有羽毛的出现,它却落在地上,边缘略有腐烂,时日已久。这是其二。还有门前的一片杂草,按照之前的思路主人非常爱干净,但它并没有被修剪过。这是其三。综上所述,这里是假的,我们被骗了。”
      苏沐秋抬起头,冷笑了几声:“z市的警局也真是厉害,案子能查到这个地步也是够了。”
     “的确很麻烦,不过……”
     “不过我还是要检查一下,对吧。新杰你做个笔录,先回去。”
     “好的。”
 
      张新杰测过身子,不动神色地将身上的西格绍尔P226R转移到苏沐秋的身上,低声说:“十一点钟方向,远程狙击。”
     苏沐秋打了个响指,看着张新杰离开。
     是时候轮到他干点正经事了。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