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白夜【壹】

    这是个非常大的坑
    — — — — — — — — — — — — —
    #伞修#自设#be#ooc#
    1.
    蓝色布鲁斯。
   连绵的细雨长期侵蚀着这座不老的城市,泥泞的街道印下一道道纵情声色的脚印,彻夜不息的灯光、齿轮爆炸的酒吧、妖娆风情的舞娘、高脚杯滑下的红酒,这座城市以超负荷的方式运转着,糜乱而又生生不息。
   城门被时间所咬合,罪恶的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扭曲而畸形地改变着一切。外面是满目苍夷的废墟和末日,而这里面,却像着二战前的日不落帝国,埋没了一切虚妄的颓残。
   这里,是暴徒和罪犯的天堂。

    一分钟可以做什么?
    一分钟,泡不开一杯花茶,舔不完一盒曲奇饼上的奶油,甚至难以讲清一件重要的事。
    但他可以在你手中变成一把刀,做一件癫狂的事。毫无理由。
   杀了你爱的人。
   跳跃的鲜红色迸溅出来,而你脸上满是餍足的神情。曾经对你充满信任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声,脸颊便已苍白冰冷,沾上了鲜血,灵魂脱离了躯壳,她变成了你最美的收藏品,这过程就是一种艺术。
   虔诚地吻下去,你没有错,只是保留了她最美的样子。从眉心到丰满的嘴唇,从下颚到精致的锁骨,细密、温柔地扫过刀锋的纹路,像是完成一个神圣的仪式。
    你舔干净血污,注视着她。
   今夜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圣洁和美丽。
   而且这样的她,永远属于你。
   真好。

  “局长,z市又出了人命。”
   “查。”
   “首长说大可不必......”
   “你是我的下属,不是他的走狗。”
    少年往日和煦温暖的笑容尽数褪去,残存的是冰冷的理智。
    他姿势优美地扯下领带,活动了一下手腕,走到窗边。
   “是时候去一趟z市了。”
   “会遇见你吗,阿修?”

    刚进入z市,金属质感的污染便迫不及待地侵占了他的生活,试图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这种被人支配的感觉意外的令人恶心。
    他按了几下跳动的太阳穴,像是预测到了什么,手指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希望事情的发展不会超出他的预料。苏沐秋如是想。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糟糕。他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
    而我依然很想你。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