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all叶】江湖之奇遇交(jiao)友(ji)记【上】


ooc
并没有对古代诗人不尊重的意思
纯属娱乐

正下副本扫荡,叶修突然眼一黑,头一痛,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醒了。
身下是松软的铺盖被褥,轻柔的素色织缎覆在颈项之上,堪堪遮住下颚,恍若身至云端。周遭有一张简朴的花梨案几,陈设着笔墨纸砚兼镇纸等小玩意儿,有一架铁铸的蛟螭香炉,终日染着清净的楠香。还有一张交织着温柔和蔼慈祥的脸。

俨然是冯主席放大的俊脸,带着嗑药时的迷之微笑。
他有一种再次昏迷的冲动。
“太白小友?太白小友?”耳畔萦绕着冯主席亲切的呼唤和淡淡的药香。
哦,原来自己穿越了,还穿越成李白了。
叶修面无表情,一仰头,又昏了过去。

翌日。
叶修无意深究自己是怎么好死不死穿到李白身上的,被沐橙耳濡目染各种言情小说的他坦然接受了现实。
当李白挺好的,至少历史书上还有小迷弟是不啦。
至少醒过来还有香喷喷软绵绵的床给睡是不啦。
直到某一天他发现,顶着一张冯主席脸的就是传说中的四明狂客,贺知章。
这缘于一次奇妙的点香阁,啊不,酒楼之旅。

“太白小友可否借诗作一观?”冯宪君慈眉善目,鹤发童颜,笑里藏刀。
“可以,非常可以。”叶修淡定自若地把《蜀道难》递了过去。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妙哉妙哉。从中可窥些许忧虑,小友是否有烦恼,不妨一说。”冯宪君赞不绝口,关切地问道。
“忧国忧民”这四个字硬生生被他吞下,在舌头上打转了一会儿,吐出的竟是“长安姑娘不够好看。”
妈蛋,叶修这才发觉说话不能完全由自己控制,关键时刻话语权还是控制在李太白小朋友设定好的回答上。
所以说白了他就是个npc啊!
正当叶修无比纠结怎样收回这出格的回答时,冯宪君眼神一亮,露出一副年轻人嘛大家都懂的表情,揽着叶修的肩带他去逛最销魂蚀骨的花楼。

“太白小友。”
“嗯?”叶修望着满室温香软玉看着瞌睡都要上来了,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嗑瓜子,一边百般无赖地挑剔李白的眼光。
嘁,这些胭脂俗粉还没有小周十分之一好看。
“太白小友?”冯宪君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绞着梁妈妈赠送的鸳鸯帕子,小声打断他有节奏的嗑瓜子频率。
“嗯?”叶修回过头。
“……我忘带钱了。”
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很希望去跟冯老人逛逛花鸟市场,打打五禽戏,探讨养生秘诀,而不是没钱还来花楼浪。
叶修望着一水儿的环肥燕瘦,生平第一次非常想嗑药,速效救心丸。

“贺公切莫慌张。架子是要端着的,千万别让人看了出来,能拖一时是一时。”叶修表面苦口婆心地教诲,实则心如死灰,只希望梁妈妈不把他们拖出去打一顿。
冯宪君顿悟,连忙写一封书信差遣人送钱。提笔的时候又犯难了,私房钱万万动不得,上个月钱庄里的钱又被他拿来投资麻将事业,手头紧得很,鞋底里也摸不出啥碎银,咋整呢。

正抓耳挠腮之际,梁妈妈的催促声由远及近 ,“客官客官,我们这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到了打烊的时候就不陪客了,客官记得早早结账哟。”
一个哟字让叶修的心颤颤悠悠。他寻思穿越前自己是个禁黄赌毒的五美三好正派年轻人,现在名声怕是要毁在“去花楼找姑娘还没钱付账”的鸡零狗碎里了。
转念一想,毁的是李白的名声,他的心又立马不颤了。

冯宪君气喘吁吁地在屋中踱步,忽然灵光一闪,健步如飞地冲到某个姑娘的旁边。
“姑娘,能否借用一下您的香囊?来日必有重谢!”
“贺公,您这是……”
“你还记得我那个御赐的金王八酒袋不?就跟这个长得差不多,拿上这个抵钱,糊弄糊弄准备好跑路!”
“好嘞贺公!”
你看,这就是“金龟换酒”的由来了。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叶修在去和孟浩然面基的前一天思考了很久,这个“孟夫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帅到什么程度能让李白死心塌地。
按照剧情,他会去和孟浩然喝酒,然后再度被他深深吸引,写下这句供后人浮想联翩的诗句,成为当之无愧的唐朝第一孟吹。

这一天,桃花遍地,粉尘漫天,叶修竭力以袖掩面,仍然遮挡不住扑面而来的PM2.5,一阵灰头土脸的咳嗽。
在这狼狈的时刻,一个气场凌厉的男子登场了。他白衣蹁跹,携一卷经书,展一面折扇,丝毫不被恶劣的环境所侵蚀,照样风流倜傥。
看来这就是孟浩然了。
等等,这张脸不是叶秋的吗?
噢,这么一理解就通了。可能是血脉亲缘之间浓浓的亲情导致的心有灵犀内分泌因子作祟。
叶修十分不想承认,要么是他自恋,要么是他喜欢上了叶秋。

夜色醉人,坐听蛙声。
“太白,你想我吗?”叶秋几杯酒下肚,已经有些飘飘然,眼神迷离,水光潋滟。
叶修实在理不清自己的男神是自己的弟弟这种难以言喻的伦理关系,头疼欲裂,只好闷声喝酒。彼时听到这句话,头也不抬,干巴巴地回答:“想。”
喝完一口他就醉了。似乎穿越前的酒品并没有被“酒中仙”这个设定改变,叶修迷迷糊糊开始唱歌。
“你的四周美女有那么多,但是全部都好像浮云飘过。”
原本鼓起勇气准备向李白表白的浩然兄,傻了。
“不,我的心里只有太白你一人……”
“万分难过问你为什么,难道痴情的我不够惹火。”
“不不不,太白你真是个惹火的小妖精。”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我想你想你想你想到昏天黑地……”
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泪。
你看,这就是“孟浩然最终没有和李白组cp而是找了王维”的由来了。

——————————————————————下章写李隆基和杜甫,还有吴指南。
睡觉睡觉。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