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all叶】Relative to the midnight(2)


什么也阻止不了我写完这篇文!
重修大纲
大概霸图和兴欣是竞争对手,蓝雨是警局【莫名开心】

        “老叶他这是逼我这个人民警察滥用私权,这也太无耻了吧!要是被首长发现我十个脑袋都不够砍……”黄少天一边滔滔不绝地叫苦,一边神速地签完了批条,小心翼翼地怀揣起来,迅速塞到苏沐橙的怀里。他朝四周警惕地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这桩案子挺邪乎的,你…你让老叶多注意点,一不对劲就跑,案子可以慢慢查,人不能没了。”

          “嗯嗯。”

         黄少天想了想,又咧开嘴,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说:“让他少抽点烟,实在要抽,就抽点好的,本副局不差他这点烟钱。”

         苏沐橙愣了一下,旋即含笑地点头:“好。”

       
       
          “谁啊?”在安文逸敲门约三分钟后,一阵脚步声传来,来者不耐烦地把门打开,肆无忌惮地打量了他们一番,恶狠狠地发问。
             
             乔一帆几乎一眼认定了这是受害李莫女士的儿子赵则宇——穿着花里胡哨印有骷颅头的破烂T恤衫,罩着发白褪色的牛仔外套,头上一撮毛挑染成酒红色,蹬着一双脏兮兮的铆钉皮靴,与警方提供的照片相差无几。唯一与他全身上下杀马特气质不符的是他左耳繁复精妙的耳钉,材质特殊,似乎是国外的私人订制的风格,市面上鲜见。乔一帆忍住了把方锐喊来的冲动——后者沉迷奇迹暖暖许久,看到赵则宇这番模样一定会热情地拖出去给他捯饬捯饬。

             “警察。我们想做些调查,请你配合。”乔一帆脸上浮现出抱歉的神色,腼腆而坚定地回答。

             “这几天来的都是警察,消停会儿又不死。”赵则宇嘟囔了几句,还是让他们进去了。

              其他的房间稍作笔录,并无异状。卧室内开着重金属的音乐,赵则宇识趣地走过去关掉。电脑桌面上显示最新的游戏,他玩的还是内测版。书桌上堆满了巧夺天工的骨头模型,看到得意洋洋的神色就知道出自他手。
            
                为了保护现场,赵则宇搬到了警方安排的公寓里,看样子他过得非常滋润,丝毫体现不出丧母之痛,兴高采烈地打游戏做模型。

               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自我心理调节能力确实很厉害。

               根据赵则宇口述,安、乔把案发当晚顺了一遍。他回忆,那晚他打游戏打到凌晨两点,想偷偷溜回卧室,又怕被发现,就把妈妈的房门打开一条缝,看到床上有被子裹着人的痕迹,于是很放心地回去睡觉了。结果第二天人没了,报了警。等到邻居旅游回来,发现赵女士的尸体在自家孩子的摇篮里,一家人惊慌失措,连忙报警。
  
              警方尸体解剖后给的推测死亡时间大概是两点钟左右,内有酒精残留物。忽略赵则宇脑子缺根筋延长了发现尸体的时间,一切都很合情合理。赵女士应是喝了酒回到家中,被尖锐物体刺死在床上。再被移动到邻居家里。

            “怎么你妈妈被害,你一点都不伤心?”

            “嗨,我小时候他们闹离婚,把我丢乡下养。今年才想起有这么个儿子。等把我接回来,她上她的班,我打我的游戏,十天八个月打个照面,你不把她照片给我看,我还不知道她是我妈。”

            “那你妈以前会经常晚上和人去喝酒吗?”

               “这个嘛,肯定的啦,她可喜欢寻欢作乐!”
   
              安、乔二人又去案发现场,现场被保护地很好。赵女士被刺死的大床上满是干涸的血迹,鉴定结果表明与赵女士的血型吻合,整个房间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安、乔二人经允许后拍了几张照片,没发现太多的价值,倒是一堆疑点,不免有些沮丧。

              是该把埋在麻将桌里的人揪出来了,安文逸思忖。

               叶修看了几遍安、乔二人带回来的照片,掐了烟蒂,嘿嘿笑道:“乐死哥了,你们判断错了。”

              “年轻人啊,就是靠不住。”魏琛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虽然没看出名堂,但还是装的满脸凝重。
        
              “为什么?”

              “看高跟鞋。”叶修指向其中一张照片,“高跟鞋对门放却不是朝里放。按常理判断,回家换鞋应该是对着里面换。卧室里根本没有梳妆台之类的东西,明显不属于女人的卧室。”

            乔一帆想了想,反问:“那床上的大堆血迹呢?”
    
          “这个问题先放着。我们来模拟一下,如果凶手不在家中动手,可能是在半路被杀害的。赵女士身上并没有强制施暴的痕迹,让她不具备防范心理的,应该是熟人。”叶修严肃认真地……拿着麻将叠城堡。
 
           “熟到让凶手轻易接近和杀害的地步,那就只有亲人和闺中密友咯。”方锐说完,“啪”地推倒叶修的麻将城堡,两人扭作一团,不可开交。

              “死者生前没有交往甚密的朋友,唯一的亲人……”安文逸迟疑了一下,“就只有儿子赵则宇了。但我不认为他具备杀人的动机和条件。”

               “还有,利益伙伴。”莫凡诈尸般吐出一句话,又躺下继续装死。

                 “对,很有可能是利益伙伴。”叶修点了点桌子,“让我们放飞自我地推理。凶手在路途中杀害赵女士,回到家中把她丢在床上,所以赵女士根本没有换鞋。凶手睡的是赵女士原本的卧室,而满是血迹的床,根本不是赵女士身前睡的地方,极有可能是客房。”

              “为什么不直接把赵女士的尸体移到邻居家的摇篮里,还要大费周章地制造出刺死在家中的假象?”安文逸疑惑地问。

              “为了掩盖作案时间。警方给的资料是两点钟前后,而赵则宇则是在这个时间之后到家的,网吧里的人可以证明。如果赵女士在床上被刺死,那赵则宇便摆脱嫌疑。如果赵女士在路途中被杀死,两点钟时她还在回家的路上,赵则宇完全可以在回来的路上杀害她。”叶修慢悠悠地回答。

                   “赵则宇可能不是杀人凶手,但逃不了干系。据周围邻居反应,赵女士平日极少约人深夜纵酒,他却说她喜欢寻欢作乐。他在撒谎。”

——————————————————————
月假见,哈哈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