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all叶】Relative to the midnight(1)

私设推理悬疑流,慢更

ooc归我

     “近来G市两起故意杀人案被定性为恶意犯罪,至今未查明作案手法,警方开展严密追捕,力图还原案件的真相。经有关部门调查,这两起杀人案为同一人所为。受害者均为三十五岁左右的单身女性,表情凄惨至极······以上讯息由G市法制日报xx提供。”

       今天真冷啊。不过很有意思。

       叶修打着哈欠研究了一番这则占版面不大的新闻,嘟囔了句“记者真是吃方锐长大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专心致志地啃起了油条。看报纸的习惯是成立事务所之初苏沐秋强迫他养成的,不知不觉保留到了今天。至于豆浆油条这类不属于他这种非人类生物的早餐,则表明有大美女来过的迹象。

      果然,苏沐橙边收拾屋子边白了他一眼:“还操心别人呢,哪天哥你自己死在猪窝里了,百分之九十是脏死的。”

      叶修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费力地在法制报上蹭了几下,把爪子伸向埋在书堆里的座机,还不忘辩解几句。

  

    “那个佩奇不也挺可爱的吗?”

     “老大你说什么奇?大声点我听--不--见!”电话接通了,叶修感受到了包子想要掐断电话线般愤怒的咆哮。

      叶修把话筒拿的远一点,礼尚往来地用生命呐喊道:“你跟罗辑去G市旅游了吧?”

     “什么?G市?对啊,我跟小弟一起去的。老大我跟你说啊,小罗同学太没用了。前几天拉他去鬼屋,一整个人小脸煞白煞白,我可怕他晕过去了我还得背。于是我急中生智,脱下鞋子就给那扮鬼的来一耙子,结果给我敲晕了,嘿嘿。你问我在哪?哦,我和罗辑被抓到牢里去了,无期徒刑,明天问斩。”

    

      叶修正准备默默放下话筒,又传来罗辑忍辱负重痛心疾首悲愤欲绝的哀嚎:“包子把人敲了,我们以人民的名义被警察叔叔拘留十五天。”

      “这么久?你们怎么接电话的?”

       “······他敲晕后说是为了隐藏作案工具,把鞋子塞那个人的嘴里了。手机是他跟警察聊了一天星座之后骗回来的。”

        好像有那么点服气。

        叶修按了按跳动的神经,尽量温柔地回吼过去:“给我盯好G市那桩案子,别让霸图的抢了。”


        拜托沐橙安排好G市的行程,叶修上网搜索关于这两起案件的信息,令人遗憾的是数量较少。

        受害人的身份都是离异过后的中产阶级白领女性,带着十三岁的儿子单独生活。让警方判断出自同一凶手的原因,是受害人的尸体均在领居家的育婴摇篮中发现,中指均被砍断,而且有明显的移动痕迹。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处于某种变态心理实施的模拟犯罪。经法医鉴定受害人均为尖锐利器所伤,但至今找不到凶器,除移动外,也没有发现任何凶手的作案痕迹。

        

        太干净了。

        确实有些蹊跷。就凶手不惜暴露身份大费周章把尸体转移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这一点,叶修深深被他的职业精神和变态程度感动了。这得多大能耐啊。

       乍一看最有嫌疑的人绝对是倒霉的邻居。叶修之所以认定邻居不是凶手,是因为凶手并没有隐藏或处理尸体,而是高调地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像是刻意让其他人看见一样。凶手杀人的目的是向所有人告知这人是他杀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目的达到了。因此他绝不会用这样蹩脚的手法进行栽赃嫁祸。

       都有一个十三岁的儿子,都已离异。

       这场骇人的连环杀人案······会涉及到凶手的母系亲属吗?

      

       撇掉蹲大牢的包子和罗辑,兴欣事务所男女老少一家八口在G市欢聚一堂兴高采烈地吃······麻辣烫。按照国际惯例,吃完这顿麻辣烫,叙叙虚情假意的塑料姐妹情之后,安文逸和乔一帆就会被踢去作调查访问报告,唐柔和苏沐橙则找警方争取调查权利----当然是建立在唐柔的牛逼老爸的基础上的。莫凡作为勘察员去搜寻一些不起眼却能起到破案关键的证物,但每次找到的藏匿物十有八九是丝袜内裤杜蕾斯,他在无数次冷漠地放回原地后面无表情地提出辞职,然后在苏妹子的粲然一笑下选择了丧权辱国。至于叶修方锐魏琛三老,窝在破屋子里三缺一,煞有其事地扯来小点昏天黑地搓了几十局麻将。

     真好的气氛呀。破屋子墙壁小洞里露出一只眼睛,笑眯眯的。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