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叶喻】梦境


百fo点文,注意查收 @正常人
伪王喻,慎入。


     “药庙互怼,药庙真爱……”叶修滑动鼠标,发现关注已久的太太爬墙写了王喻,下面一片评论区顿时炸开了,有哭天喊地求太太回来的叶喻党,有兴奋得上蹿下跳的王喻党,还有微笑俯视两党安静啃粮全场最加的杂食党。
       叶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回想起前几天去蓝雨看到王杰希,心里酸溜溜得还没缓过劲,念叨着你王杰希算个什么东西打开了电脑,一看喜欢的太太爬墙了,不自觉捏得手里的鼠标嘎吱响。
        不愧是原谅色队队长啊……都绿到哥头上了。


       “说书唱戏劝人芳,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说起这事来,还要扯到上个星期四下午三点半,唉看到叶不要脸从红到绿到紫的转变真是令人满足喟叹的幸福啊……
      “说时迟那时快,叶不要脸一个侧身绕过卖冰激凌的大妈,走路带风地飙进了队长的办公室,且看那队长微微抬起头,那厢中医院的太医王大眼把草莓味的马卡龙送到他嘴边,我们队长发动死亡之嘴咬下了一半,不知所措的叶不要脸仿佛经受了一场狂暴的混乱之雨,真是大快人心!
      “只见那王大眼的眼睛迅速对队长发射了星星射线,站在荣耀巅峰的叶不要脸在此刻显得异常落寞……”
        纠缠不清缠绵悱恻的三角恋传闻就此诞生,一秒内传遍各大战队。黄少天噼里啪啦地向蓝雨的未来播放新闻联播,却看见门对面靠着的蓝雨的基石正静静地望着他。
        气氛一度很诡异。
      “少天,”喻文州含笑,“你比较适合说书呢。”



       叶修表面波澜不惊地刷着野图boss,实际上不仅把各大公会的boss全抢了,还专门抢蓝溪阁的。
       等待喻文州回家的时间总是冗长而无聊的,更何况他心中还窝着一团莫名的火。春意老一班人马被叶修迁怒,在屏幕另一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至于蓝河,在发了叶修再不停手他就吃五十个键盘的毒誓遭到无视之后,大吼再也不给兴欣当保姆了。
        叶修越发心烦意乱,在听到门口的响动之后面无表情地摔了鼠标,照例挂起嘲讽的嘴角:“哟,喻文州大少爷回来了。”
        喻文州不忘摆放好乱七八糟的鞋,才动身坐下。临了仔仔细细看了他一遍,仍就忍不住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喻文州抬起头边倒水边问:“怎么不高兴?”
         叶修斜了他一眼:“一个英俊潇洒器大活好还五官端正的人站在面前,还要跟外头长都长不对称的老父亲乱搞。”
       “只是讨论一下微草和蓝雨两方战队的合作事宜而已。”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翻开文件资料,顺势修改起了计划书。
        叶修继续拿眼瞅他:“合作什么,中药店开发能找到妹子的药给你们和尚庙吃吗?现身说法找妹子吗?”
     “不是姻缘,是求子哦。”喻文州冲他微微一笑,索性停下手中的笔,认认真真地注视着他,淡黄的灯光扫过脸廓,长长睫毛下的阴影看起来分外温柔。
        叶修突然觉得这样的安静也非常的舒服,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心安感。喻文州陪在他身边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噙着淡淡的笑意,静谧得如同深海中的白鲸浅眠,好像一不小心让齿轮停止了转动,睡啊睡啊,一觉醒来就白了头。
        憋了一下午的烦闷好像也显得不重要了,他坏心眼地拨开喻文州额上的碎发 ,搂住心上人的脖子,混合着薄荷烟的气息毫不迟疑地吻过眼角,沉沦在无止息的梦境中相对缠绵。


        事后叶修看着床上人不紧不慢地扣好衬衫扣子,抚平裤子的褶皱,才依稀觉得自己好像被蒙蔽了双眼而忘记了什么。
        对!哥头上还有一片青青草原!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喻文州给他收拾好不修边幅的上衣,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示意他听自己说完。
     “我知道你在门外,那块马卡龙是我要求王杰希喂我的。”
    “你想让我吃醋?”叶修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古怪地看了他第二眼。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我是个有信心绝对可以掌握全局的人,但游离在我的计划之中的,只有你。
    “你身上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甚至我无法预料到你会不会在未来选择离开。我没有资格干涉你的决定,但我希望你不因一时冲动离开我而他日后悔。
    “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叶修。”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里憋出了泪花,他擦擦眼角,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文州,想太多容易掉头发。”
      他附身抱住那个在万人面前完美而疏离的温暖躯体,更深地拥紧了喻文州,凑到耳畔轻轻声回答:“我不会离开你的,离开你就不好正大光明地抢蓝溪阁的boss了。”

———— 亦如一场温柔而无法企及的梦境。
END
      
早点睡觉!晚安!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