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柒

破画画的,破写文文的,职业打call

学长,喜欢的少年是你【5-6】

私设刘皓和陈夜辉是反派【不要打我】,跟原著没有关系的!
是周叶!真的!
5.
    最近江波涛有一点烦恼,因为他的好基友周泽楷出了点毛病。
    自诩“周语十级”的江波涛发现,自己居然完全理解不了周泽楷在想些什么。
    那天学生代表团来后,某人回到宿舍对着一沓资料书足足笑了半个小时。
    江波涛背后一凉。
    他凑近一看,那不就是S附私下传的沸沸扬扬的古籍失踪案吗?他很识趣地不再靠近,而是坐到床上写写画画,研究起这件事来。
    当然他干这件事也是很有底气的,毕竟作为光屁股玩到大的竹马,他很有必要搞清楚周泽楷心里的小九九。
    经过一系列的排查,他觉得,周泽楷要么撞了鬼,要么就有喜欢的人了。
    很显然是后者。
    他回忆了一下无意中扫到的资料,名单上第一行赫然印着一个名字,孙翔。
    孙翔是前不久转到班上来的,听说家室很好,与周泽楷家里也应该早有私交。但他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情商为零,说来关系不错的也就几个。这么算,周泽楷反而跟他关系最好了,也不在意他骄傲的性格。
    如果是孙翔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在接受范围之内吧?
    他头疼的叹了口气,划掉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孙翔骂骂咧咧地闯进宿舍,手里的一盒费列罗以完美的弧线砸到了……周泽楷的头上。
    巧克力七零八落地撒了一地。
    “周泽楷,三班一女的送你的,”说完他狐疑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女的没事送你巧克力干什么?”
    联系到刚刚的推想,这话在江波涛耳里就有几分捉奸的味道。他发誓他从孙翔的眼中能看出浓浓的“我这么爱你你居然在外面沾花惹草搞外遇”的深意。
    “你……吃?”周泽楷捡起费列罗,耐心地一颗颗放好,然后转过头来对孙翔温柔地笑了笑。
    “嗯……周泽楷是说,他不想吃,一般情况下肯定退不回去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帮他吃掉好了。”江波涛看孙翔脸都皱到大西洋了,本着帮一把自家基友的心,开口解释。
    “哼,不要。”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江波涛心里十分地着急,自己是知道自家竹马的性格,可孙翔未必知道。像周泽楷慢热又表达能力匮乏的人,遇上孙翔这种没心眼一根筋的人,只怕周泽楷想表白的时候孙翔儿子都上幼儿园了。
    “孙翔你今天怎么跟撞了树一样?”江波涛试图打破尴尬。
    “杜明拉我打牌,”孙翔有一下没一下地掰着香蕉皮,“本来说好他输了就去跟他女神表白的,结果那龟孙子手气好得上天,把把都赢。”
    “那你赌了什么?”
    “我本来以为我肯定能赢,就说输了随便干什么,最多不过学狗叫。我们为了他那女神学姐唐柔也是操碎了心,”孙翔闷闷地把香蕉一口吞了,表情阴郁,“鬼知道他让我只穿条裤子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表白……”
    “噗。”周泽楷饶是有多安静,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孙翔用小眼神瞪了他一眼,继续闷闷道:“那更年期老女人吓得差点报警,声音尖的学校门口老大爷都知道我耍流氓,口味还不轻。杜明那孙子笑得床上滚到地上,五千字检讨,明天全校通报批评。”
    周泽楷又一次笑出声。
    孙翔把纸丢到他面前,顺便赠送一支笔,“周呆毛,这五千字归你了,明天请你吃包子。”

6.
    S附图书馆近来冷清,没有一个学生借阅图书。想是多多少少听了些关于失窃案的流言,恨不得跟一切撇清关系,白日青天也无人问津。
    叶修倒也落得方便,方便自己查案,还不会令人生疑。
    十几日没有人来,林林总总的书籍无一不落上一层薄薄的灰尘。早在叶修之前警方就进行地毯式搜索,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S附图书馆的设备是经过严格审核的,每本书都按照学校规定编排条形码,不经过扫描强行带出,就会触发警报系统,所以基本排除了偷窃的可能。
     除非那五本书,从来就不属于S附的图书馆。
矛盾的是,根据警方之前调出的档案记录,确实存在古籍的借阅记录,并且是以频繁的借阅情况而锁定了嫌疑人。
    那么嫌疑人到底是如何潜入封闭式的图书馆,讲珍贵的古籍盗窃出来的呢?
    有价值的资料太少,矛盾点却越来越多。叶修索性放弃图书馆所剩无几的调查,研究起嫌疑人名单来。
    除去图书管理员,那两名学生分别为刘皓、陈夜辉,经过更深入的调查,他们近来与一位学生来往密切。
    孙翔。
    星月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不久前转到S附上学。庞大的背景,时间的巧合程度和行迹都十分可疑。
    孙翔与小周同班,让小周放手调查就好。至于后两个……还是得自己出马。
    那个小周,还真是个可爱的后辈啊。叶修摩挲着手中的名单,眯了眯眼睛,不由得勾起唇角。
    看来哥的颜值简直秒杀天际,估计在S附是妥妥的名人吧,说不定还有后援会粉丝团什么的。
    脑补出一个太阳系的老叶笑得很开心。

   酒吧。
   一束束灯光糜媚而刺眼,让人头脑眩晕。耳边是激烈到爆炸的重金属摇滚,酒意迷醉了纵情声色的男男女女。
    “老大,听说孙翔好像不肯跟我们合作了?”陈夜辉倒了半杯威士忌,脸色有些阴沉。
    “哼,那个废物脓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早就没想过指望他了。”刘皓冷笑了一声,搂过身边不住娇嗔的女人。
   “对对对,有老大在,我看他不跪下来喊爷爷!”陈夜辉笑得格外谄媚。
   “放弃他,不用理会。”

评论

热度(14)